评论:全球降息日中国按兵不动 宽松预期有何变化

  全球降息日中国按兵不动 宽松预期有何变化

  作者: 徐燕燕

  [ MLF利率保持不变,主要原因是前期降成本政策措施的效果还在继续释放,无需进一步下调政策利率。另一方面也体现出我国货币政策独立性。 ]

  在13日央行宣布降准以来,月内降息几乎是市场的一致预期,但本周一(16日)央行1年期MLF(中期借贷便利)维持利率不变的操作,让市场预期大打折扣。面对全球“超级降息日”,中国央行却如此淡定,究竟有何深意,未来的宽松预期还在吗?

  专家认为,MLF利率保持不变,主要原因是前期降成本政策措施的效果还在继续释放,无需进一步下调政策利率。另一方面也体现出我国货币政策独立性。未来,货币政策宽松的逻辑和空间继续存在,进一步降低存款基准利率的可能性提高。

  同时,中国市场受到全球影响,短期内存在波动。但中长期来看,中国抗击疫情、复工复产以及各项宏观经济政策均走在全球前列,将有利于提高国际投资者的信心,人民币资产仍然具备吸引力。

  降成本效果显现,MLF利率维持不变

  周一,央行公告实施定向降准,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同时,开展MLF操作1000亿元,中标利率3.15%。利率维持不变,规模则较2月的2000亿元缩减至1000亿元,货币宽松的力度低于市场预期。

  当日,美联储宣布降息至零利率,且推出7000亿美元购债计划。随后,一天之内全球有11家央行宣布降息。在这样的日子里,中国央行为何反其道操作?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分析称,在此背景下,MLF利率保持不变,一方面体现我国货币政策独立性,另一方面是因为虽然我国2月份CPI涨幅出现回落,但仍在高位,需要继续观察经济运行和通胀情况。

  瑞银证券中国股票策略团队近日发表最新流动性观察报告显示,MLF操作利率不变,显示出前期政策措施的效果还将继续释放的情况下,央行可能并不急于频繁调整政策利率。同时,未来海外疫情变化以及对中国经济的负面影响目前来看仍有较大的不确定性。在这种情况下,央行在价格工具的使用上保持定力,也保留了未来进一步宽松的空间。

  事实上,央行一直以来都在通过各种货币政策工具、结构性工具来降低银行负债成本,促进实体经济的复工复产。1月末推出3000亿元专项再贷款纾困疫情相关行业和企业,实际融资成本约1.28%;2月26日再叠加5000亿元再贷款再贴现额度,通过中小银行,精准滴灌中小企业;3月16日,央行通过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和针对股份行定向降准,向市场注入5500亿元流动性,每年可直接降低相关银行付息成本约85亿元,对银行机构降低负债成本有明显的促进作用。

  2月以来银行间市场流动性整体也保持了较宽裕的状态。3月以来,银行间市场7天逆回购利率(DR007)进一步降至2.0%左右,低于央行2.4%的7天逆回购利率。

  预留宽松空间,存款基准利率下调可期

  那么,本月LPR是否还会进一步下调?未来降息的空间和路径如何?

  分析人士认为,本月LPR很大概率会进一步下调,货币政策仍有较大空间,存款基准利率进一步下调的可能性加大。

  “首先,定向降准的落地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银行负债成本。其次,2月份以来资金利率大幅下行有助于银行负债成本下行,进而引导LPR下行。”中信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明明认为。

  温彬预计,本月1年期LPR将下调5BP(基点)至4%。与此同时,在全球主要经济体央行重启量化宽松政策背景下,随着我国CPI涨幅回落,货币政策仍有较大空间,4月中上旬或是降息(政策利率)的时间窗口。

  不仅如此,市场预测,央行进一步降低存款基准利率的可能性将进一步加大。

  15日,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到,继续发挥存款基准利率作为整个利率体系“压舱石”的作用。

  明明认为,央行在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转向零利率和负利率的背景下更要珍惜常规的货币政策空间,在没有进一步降息的促进下,LPR报价要继续下降已经面临一定的瓶颈,降成本方式包括降准、降息、存款基准利率调整、考核指标、行政监管等,后续有调整存款基准利率的可能。

  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宏观策略主管刘立男预测,一年法定存款利率有下调0.25个百分点的空间。

  总体而言,货币宽松的大方向是一定的,如孙国峰在上述发布会上所言,“下一步,人民银行将继续综合采取多种措施促进贷款利率明显下行,支持企业复工复产和经济发展。”进一步降低公开市场利率、全面降准甚至是降低存款利率都在央行的货币政策工具箱中。

  中国政策全球领先,有利市场稳定

  当下,受全球市场大幅波动影响,中国市场也随之发生剧烈震荡。市场涌现出一部分较为悲观的情绪。不过总体而言,中国无论是疫情防控、复工复产,还是金融市场、经济政策,都走在全球其他国家前面,人民币资产将更具吸引力,有利于市场的稳定。

  瑞银认为,受全球市场大幅波动影响,作为风险资产一员的A股受制于全球风险偏好迅速下降,难以独善其身。但由于中国政府对疫情的果断控制,中国经济的恢复应该会早于全球绝大多数国家,因此相对全球市场,A股具有韧性。其中,传统基建和新基建相关板块可能将因具有较高的盈利可见性而跑赢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人民币债券市场目前成为了全球投资者避险的一个重要选择。

  刘立男认为,美元流动性紧缩有可能推升新兴市场/亚洲市场本地资产估值的波动性,同时人民币债券和股票市场波动性亦将受美元全球市场溢出性影响。但现阶段,海外投资者在中国债券市场上的持有占比约为2.35%,尚低于其他新兴市场,因此国内债券市场所受影响应相对较小。

  2月末,人民币国债纳入摩根大通全球新兴市场政府债券指数生效,纳入将在接下来10个月分步完成。

  德意志银行预计,受此推动,每月境外资金流入规模将达25亿至30亿美元。虽然近期市场下调人民币债券配置,但刘立男认为,这为投资者带来加大长期人民币资产配置的机遇。全球收益率下调,中国政策宽松将推动人民币债券市场看涨。

责任编辑:覃肄灵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ootshoesjp.com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